$ ls ~yifei/notes/

对头条的思考和反思

Posted on:

Last modified:

读张一鸣微博

可假设某位下属提辞职,感受如是『很可惜』『很在意』那么应现在考虑如何给增加回报和空间,相反,如觉得『也好』『更好』甚至轻松,那应考虑是否做出调岗或辞退。

时常看看旧闻,就知道媒体多么不靠谱

大剑无锋大巧不工

在全网的上抓取分析提取信息,遇到的大问题就是 spam 以及 spam 的高级形式软文或者枪文,pangerank 是网页的投票,sns 利用可标识的人行为来投票,sns 平台之外还有好方法吗。

风景长宜放眼量。往事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

他应该是一个类似张小龙一样,技术出身的优秀的产品经理

反思

阿里的月饼风波过后,一鸣好像说过:“我们中秋节就不发月饼,因为优秀的工程师不会在乎那一盒 月饼的。” 其实这句话就非常傻,优秀的员工可能这样想:“一盒月饼才多少钱,公司连这都舍不得, 在其他事情上会舍得为员工付出吗?”。月饼这种东西显然是 ROI 非常高的一个员工福利,所以不要 为了彰显和阿里不同而故意说反话。当然,实际上头条的福利很好,不光有月饼,过年也有礼物。

Google 的价值观就很短:Don't be evil. 以至于大家都知道。而百度的价值观也很短:简单可依赖。 虽然不管是 Google 还是百度都没有很好地践行他们的价值观,但是至少起到了宣传作用吧。头条的 价值观太长了,而且是五六个独立的词语,到现在我都记不下来。平均下来头条员工在头条的时间 可能连两年都不到,你让人记这么长一大串东西,你又不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。

他在会上回忆起公司发展初期,负责安卓和iOS产品研发的程序员只有两人,却能做出20多个应用。“我也不清楚现在很多项目为什么要那么多人,希望花更多时间去了解。” 张一鸣说。

人员流动太频繁了,“相当于在不断地重复同样的基础工作,很难完整且宏观地掌握运营产品的方法论。”

令被调整员工不满的“矛盾”在于,不同于制定OKR时所倡导的自下而上,字节跳动的业务调整却多是由上到下的。

一位字节跳动前员工回忆说,她们最夸张的时候不只要写小组周报,还要写产品大周报、双周报、月报、双月报等。

招人太多的弊端

字节跳动2020年的人均产出,如果公司按照2200亿元人民币营收计算,10万员工的平均人效是每年 220万元,与其他科技巨头达到10万人规模时的人效相比,字节跳动基本垫底,且人均产出过去三年 都在下滑。

Maybe the total number of 10x programmers are actually a very some figure. You just can not have a company of 100k excellent people. ~1k may be reasonable, but 100k is definitely impossible. It's not about salary or anything else, there's simply not enough people to hire.

参考

  1. 字节跳动的 OKR 也有不 OK 的时候

© 2016-2022 Yifei Kong. Powered by ynotes

All contents are under the CC-BY-NC-SA license, if not otherwise specified.

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solely my own and do not express the views or opinions of my employer.